大乐透走势图表|体彩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浙

對話《神奇動物2》主演:是粉絲電影 也擁抱麻瓜

2018-11-20 15:19:44  
《神奇動物2》四位主演出席中國首映

  新浪娛樂訊 《神奇動物:格林德沃之罪》(以下簡稱《神奇動物2》)上映首周三天報收2.6億,略遜于前作的2.84億,而且上映以來,票房一直被《毒液:致命守護者》(以下簡稱《毒液》)壓制。

  另一方面,有部分聲音認為,作為系列的過渡章,《神奇動物2》承載了太多信息量,節奏略顯沉悶;還有人認為,由于第二部與《哈利波特》系列的聯系更為緊密,對路人觀眾來說,那些信息量的獲取,對麻瓜不大友好。

  上映之前,我有機會看了方便媒體采訪的提前版本,二十幾分鐘片長,看點幾乎都已經剪在里面了:裘德·洛的鄧布利多上線,中國神奇動物騶吾亮相,鄧布利多與格林德沃的糾葛以及克雷登斯的身世;記者們大概都get到了這部影片與《哈利波特》系列銜接起來的重大意義,鄧布利多和尼可·勒梅的名字一經叫出,霍格沃茨城堡的遠景一拉開,就已經有無數尖叫。

  所以此后的采訪,我也問到了主創這部《神奇動物2》的粉絲情懷,當時裘德·洛說:“一代人看著《哈利波特》長大,這代人現在已經二十多歲了。這一部,或者說這個角度的魔法世界,包含了敘事上的成熟,我知道《哈利波特》后面的幾部電影是變得越來越黑暗了的,著筆了很多黑暗的問題,但是這個世界更有成熟的一面,我認為這是和哈利波特系列的區別所在。”

  也就是說,《神奇動物》之于“哈迷”的意義是,你們長大了,魔法世界也和你們一起在變成熟。所以我們在《神奇動物》系列里看到的感情更熟齡,人物關系更復雜,議題更當代。

  那么對于路人呢,這部電影真的不那么友好嗎?

  一部成熟的商業大片,即便是致力于做好粉絲電影,也是在拓寬粉絲群到最大范圍的基礎之上。我相信不少路人觀眾的好評,都可以說明一些東西。

  另一方面,當時談起《神奇動物》作為《哈利波特》的衍生系列,是否在這一部更加成熟了,女主角凱瑟琳也有對我們說:“我一直不太喜歡‘衍生’這個詞,因為聽起來好像有點弱,而這個故事從開頭就很廣闊和豐富。這一章的故事里有很多片段和哈利波特系列是緊密相連的,我們也很清楚有存在了很久的粉絲基礎。但我們希望,對于不太了解前情,而是從這里才開始加入的觀眾,也能從此投入到魔法世界的懷抱。”

  對話埃迪+裘德·洛+凱特琳:

  裘德·洛終于進入哈利·波特宇宙!

裘德·洛、凱瑟琳·沃特斯頓、埃迪·雷德梅恩裘德·洛、凱瑟琳·沃特斯頓、埃迪·雷德梅恩

  為了對新卡司表示歡迎,我們率先向裘德·洛拋出了一個問題:聽說沒有演過《哈利波特》的英國演員,職業生涯是不完整的?

  這個拋向裘德·洛的問題,一下子就引起了演員們的爆笑。“小雀斑”埃迪·雷德梅尼說他沒有聽過,“但是站在我自己參演過的沾沾自喜的角度來說,我覺得是這話是對的,如果你既沒演過《權力的游戲》,也沒演過《神奇動物》或者《哈利波特》······”凱瑟琳補刀:“也許你該考慮轉行了。”

裘德·洛扮演鄧布利多裘德·洛扮演鄧布利多

  裘德·洛抱著膝蓋說:“正如你一針見血指出來一樣,之前很多年我都不屬于‘哈利波特’宇宙,所以非常抑郁了。在耐心等候之后,他們把這個超棒的角色留給了我,所以我現在很幸福。”

  這個超棒的角色,就是霍格沃茨最好的老師阿不思·鄧布利多,裘德·洛承認這個角色讓他備受壓力和恐懼的碰撞,生怕自己演砸了這個廣受愛戴的角色。很多年來,裘德·洛都給孩子讀《哈利波特》的書,陪他們看電影,自己也是“哈迷”但是從來沒有想過會演到鄧布利多這個角色。

  我問他理想的角色是不是哈利波特,裘花笑著表示確實是,而且他還很喜歡羅恩,“我們在學校都有過羅恩一樣的朋友,筆總是斷的,作業總是被狗咬了,早飯總是粘在身上,但是你就是很喜歡他。”

  除了裘德·洛的鄧布利多上線之外,“小雀斑”飾演的核心人物紐特的哥哥忒休斯出現,后者是一位頗有威望的戰爭英雄。

紐特與哥哥忒休斯紐特與哥哥忒休斯

  拍攝的時候,“小雀斑”的哥哥詹姆斯曾經來到片場探班,當時“小雀斑”正在和戲中的哥哥扭打,詹姆斯則在角落里很激動,好像在說“干得漂亮”。“其實我哥哥和忒休斯有點像,他是個很棒的運動健將,有點像學校的體育英雄,而我不是那種類型。”

  不過,現實生活中,“小雀斑”其實比演他哥哥的卡勒姆大八歲,要演出比他小確實挺難的,“小雀斑”說:“又高又壯,所以他看起來比我更儀表堂堂。再加上服裝的原因,遠遠看上去他確實更年長,但是一拉到近景,你就能看到我的年齡,皺紋啊……”

  這時候,一旁的凱瑟琳開始為戲中的CP找補:“紐特這個樣子完全有理由啊,他一直在追蹤各種神奇動物,也沒有防曬霜······”

蒂娜與紐特蒂娜與紐特

  除了這些新出現的人物,《神奇動物在哪里》既有的人物關系在第二部里有了進展,比如人們開始適應“小雀斑”細節多的演法,紐特和蒂娜的感情也越來越有化學反應。“無助、受傷但是很厲害”的克雷登斯也會揭開其身世,就是那個讓很多人“臥槽”的結尾。

  與“鵝仔”談多元化:

  鄧布利多和格林德沃 英雄和邊緣人

埃茲拉·米勒埃茲拉·米勒

  《神奇動物》作為獻給熟齡觀眾的系列電影,除了人物關系理所應當地更加熟齡一些,話題也更加當代,比如之前“哈利波特宇宙”就有一個焦點性的話題:鄧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是不是同性戀人?

  無論是發布會上,還是專訪中,裘德·洛都對這個話題賣關子,比如他對我們說:“這要等著揭秘,你能從這個故事或者說這一章中了解到的是,他們曾經有過非常親密的關系,這段關系后來有些緊張,我在這里先不說具體發生了什么,但是一開始的親密關系現在走向了反面。”

  于是我們把話題丟給了飾演克雷登斯的埃茲拉·米勒,作為“哈利波特十級學者”,埃茲拉早就已經寫過“小論文”論述鄧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戀人關系了,所以這一次我們也沒有和他討論“是”或“不是”的問題,我們討論的是一種復雜的現狀:商業大片很少出現兩個重要角色之間有同性戀情,展現這種劇情有風險,但是拍了又總會有人說販賣政治正確。

  埃茲拉說:“我認為每個講故事的人都應該得到一些空間,能以自己的方式講述故事,而不必擔心會被如何看待。我認為在這個時代,人們有一種非常強烈的渴望,渴望在電影中被代表。這來自一種可以理解的處境,電影在很長的時間里都缺乏對某些人群的代表,好萊塢只表現了很有限的人類現實,而世界上存在著很多各種各樣的人類現實。同時,好萊塢長久以來也不真實地表現了另一些人群,這是很危險的。所以人們真的很饑渴,希望電影能積極、誠實和負責任地展現每一類人。我完全支持、認同,這很重要,并且我們需要這樣。與此同時,我也覺得我們應該設法為偉大的故事講述者創造空間,能按自己的意愿來講故事,而不強求他們考慮到電影界目前所有必要的進展的方方面面。”

  “對我來說,具體到JK羅琳,具體到這部電影,她為酷兒做了很多努力,為了讓(你提到的)這些想法被更廣泛的觀眾接受,這樣他們才能真正地欣賞、認同、理解一個同性戀角色,把他看作一個完整的人,而不是先要他們直面自己對酷兒群體可能存在的偏見和敵意。他們能夠體驗一個人物,產生同理心,甚至對他有所仰慕,然后再消化‘我們這些酷兒也是人’的信息。我認為這(羅琳的處理方式)也是有價值的,不同方式的代表性,我們需要太多的代表性來填補這一缺口。我覺得問題在于我們對此太渴望了,一直在沙漠里,現在忽然一下子什么都想要,一切缺失都是不能接受的。這是很好的,我很喜歡現在的社會氛圍和理念,我完全支持,我理解。我想說的只是,留出一些空間,讓人能夠自由地講故事。”

埃茲拉扮演的克雷登斯埃茲拉扮演的克雷登斯

  埃茲拉演過一些讓人印象深刻的邊緣人角色,在他的成長經歷里,也常常處于邊緣人的位置,在埃茲拉看來:“你不可能只做其中一個而不做另一個,沒有不是邊緣人的英雄。你必須要身處社會之外,來造成積極的變革。”

  如果可以選的話,埃茲拉說,他很想演《哈利波特》里的多比,“我就是很愛多比,多比是整個系列我最喜歡的角色。他超可愛,超有趣,無比迷人。而且他是殉道者,他是有革命性的殉道者,為自身的意義而覺醒。他活在為他人服務中,也死在為他人服務中。人們常說,一個人能達到的最高地位就是為他人服務。”

  作為與《哈利波特》一同成長的粉絲,埃茲拉希望《神奇動物》系列能夠帶給觀眾們的是:

  “鼓勵孩子們重視道德以及他們的內在道德準則,視之高于權威、規則、制度以及人們告訴你的應該的做法。這個系列打開了一扇門,告訴人們應該藐視條條框框,我們應該打破限制、不顧規矩,這才能回到人類應有的行為準則和道德神圣。我認為這是非常有力量的信息,對我絕對有很大幫助,我如今打破了所有規矩。我非常愛人們,但是我打破了所有規則,每個人現在都該這么做,唯此我們才能像人一樣存活。”

[編輯:周薇] 來源:新浪娛樂
×
大乐透走势图表